Seven

(星际迷航同人)(Chulu)醉酒(清水)(短完)

好甜😂

道下一三:

醉酒


Cp:chulu、sk


By:一三


清水、HE、短完


 SY链接


停靠补给的休息日,银女士在漫长的旅途中也需要停下来稍事休息,做一次详细的身体检查,这给了船员们充足的放松时间。


当看到本想留舰的大副也出现在酒吧的时候,船员们立刻嗨翻了天。瓦肯人?酒吧?社交活动?所有人都想灌他们不苟言笑的长官一杯(这种“以下犯上”的机会可是百年不遇),但Kirk显然是位完美的骑士——他自觉接过了所有递给Spock的酒杯。


“舰长。”


“叫我Jim。”


年轻的舰长背靠着吧台,用手肘撑住身体,他嘟囔着迷茫地扫视了一圈,感觉有人在叫他。


“你还好吗,Jim。”


“这就对了!”


Spock看着那双海蓝色的眼睛弯出美丽的弧度,然后亲昵地拍拍他的背,又接过一杯琥珀色的液体。


“Jim?”


他的大副开始担心了,他能听出来那语气之中微不可闻的变化,于是Jim将酒一饮而尽,在放下杯子的时候,悄悄冲Spock挤了挤眼睛。


一边的老骨头什么都懒得说,端着酒翻了个巨大的白眼。


舰长毫不掩饰得意的表情,他招呼着船员们有能耐的继续上,揉得有些泛红的眼眶,再配上他微红的脸颊,没有人会看出他在装醉。


“舰长你已经醉了!快认输吧!”


“输?”


Kirk微微一笑,他们的注意力已经全部从Spock身上转移走了,对船员来说灌哪个长官不是灌呢?


“把你们的杀手锏使出来!让我们速战速决!”


接着Chekov就在人群的欢呼声中一脸不明所以地被推到了前面。


“该死的!?你们打算让他们两个拼最后一轮酒吗!Chekov你成年了没有?!Sulu在哪儿?”


医生咄咄逼人的质问显然让处在狂欢氛围中的人们清醒了几分,气氛有些微妙的尴尬。Chekov看着热热闹闹的人群逐渐安静下去,连忙插嘴道:“Hikaru去洗手间了……Doctor我已经成年了!”


Kirk看了医生一眼,这种时候扫大家性终归是不太好,最终老骨头举起双手退到了吧台旁边,并表示明天不许任何人以宿醉求医的名义去找他。


协议达成,吧台的中间并排放着两满杯的无冰威士忌,从中间向两侧延展各放了12个口杯。大副被选做了裁判,骨头不知何时钻到了吧台里面,神不知鬼不觉地将一瓶开过封的龙舌兰递给了他。


竞速酒比赛,他可不想看到这两个小鬼头出什么问题,再说他也不想承受瓦肯人或者舵手的怒火,那就不太好玩儿了。


当Spock倒满最后一个口杯的时候,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找不到人的Sulu被声音吸引,终于艰难地从人群中挤到前排的时候,正好目睹Chekov先舰长一步拿起了威士忌的杯子,爽快地仰起头。


Chekov将空杯倒过来高举着,船员们瞬间被点燃一般爆发出了巨大的欢呼声。而一旁的舰长则大笑着,恭喜他的对手,并帮着沸腾的船员们将这位年轻的冠军站到了吧台上,正式宣告今晚的胜利属于这位俄罗斯来的小伙子。


Kirk笑得喘不过气,他举起杯底最后一口威士忌,却被Spock接了过去一饮而尽。年轻的舰长觉得刚才那一秒,他赢了全世界。


Chekov站在吧台上,望到已经退到人群边缘的舰长和大副慌忙寻找起Sulu。


“在这儿呢。”


费了好大劲儿才挤过去的青年轻轻拍了拍他的小腿,Chekov立刻开心地从吧台爬了下去,握着对方的手。


Sulu大概知道他酒量还不错,但到底能喝多少,当他看到吧台上那一大片空了的口杯,还是有些担心。


“晕不晕,你们刚刚喝的都什么?”


卷发的年轻人并不回答,只是歪头望着他。


“Pavel?Pasha?”


舵手被盯得只发毛,Chekov像终于拨对了频率的收音机,郑重其事地清了清嗓子,然后声音洪亮地说:


“他们可真美……”


他还记得那些姑娘听到他说俄语时闪亮的眼睛,年轻的俄罗斯小伙子迫不及待地念叨起家乡的语言,他想看看那样美丽的眼睛被点燃时会迸发出什么样的光彩。


“Люблю глаза твои, мой друг, С игрой иx пламенно-чудесной……”


 “什么?”


Sulu大半的心还记挂着喝空了的龙舌兰和一大杯无冰威士忌的威力有多大,他压根没反应过来Chekov说了什么,还以为对方已经开始说胡话。


这不管用,Chekov有些泄了气,这是他的问题,他不该把他的光和那些女孩子相比,在浩瀚的宇宙中,亮眼的星辰无论有多少,夺目的太阳始终只有一个。


于是他握紧了爱人的手,用最真挚的嗓音说道:


“我爱你的眼睛!我的朋友,我的光,我的Hikaru!它们闪烁着神奇火焰般的光芒!”


Chekov那独特的卷舌音突然不见了,他发音标准,吐字清晰,宛如一位底气十足的歌唱家在朗诵诗歌。


“当你突然把眼睛微微抬起/恰似天空中的闪电/把周围的一切瞬间扫遍。”


“等等!”Sulu被看得发毛,忍不住打断了Chekov的诗朗诵,他扯着脖子冲吧台里的医生大声喊话。


“你们到底给他喝了多少!?”


“别这么大惊小怪的,他好得很。”他是个称职的大夫,怎么可能放任这些人作死,那瓶龙舌兰大半瓶都是他兑进去的汤力水,放在伏特加泡大的俄罗斯基因上,恐怕连只蚊子都醉不倒。


舰长也给了Sulu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扮猪吃老虎这种入门级别的技巧,Chekov绝对早就炉火纯青了。


“Hikaru你为什么不看我?”


Chekov强行挡在医生身前,重新占领了Sulu的全部视线。


老骨头吹了一声起哄的口哨,和Jim碰起酒杯完全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模样。


“Pasha我、”


“你不喜欢我?”


Sulu现在非常确定他的小毛熊喝醉了。正常的Chekov绝对不会问他这种答案显而易见的问题。


更可恶的是,他听到舰长也吹了一声口哨。


“你喜欢我吗?”


Sulu终于还是放弃了抵抗,他感觉自己正站在舞台正中央,接受着所有人的目光洗礼。而他的Pasha,看起来像个正常人一样的醉鬼,正一脸忐忑地等着他的回答。


希望他明天酒醒了还能记得这一切。


“喜欢。”


黑发的亚洲青年郑重其事地回答,然而Chekov却并不满意。


“你撒谎。”他伸手捧起Sulu的脸认真异常,“不是喜欢。”


Sulu瞬间绷紧了脊背,就算是喝醉,他也不能放任Chekov这样误会自己。


“Pasha。”Sulu握着Chekov的手腕,努力思考着该怎么办,你无法跟一个醉酒的人讲道理,但Chekov的说法令他心碎得无以复加。


 “你爱我。”


Sulu感觉到Chekov的拇指正充满留恋地磨蹭着他的脸颊。


“这么美丽的眼睛是不会说谎的。”Chekov点点头,像是下了最终定论,“我看到了。”


“你看到什么了?”


Chekov望着Sulu那双黑色的眸子,笑着回答:


“我啊。”


 


“Sulu这回是赚大发了,啧啧。”


老骨头边说着边给自己和舰长倒酒,小年轻谈起恋爱来啊,太腻歪了。


“来来来,走一个。”


舰长也觉得自己刚刚被巨型闪光弹晃了一下,想来一杯压压惊,可他手还没来得及伸出去,杯子就已经在Spock手里了。


“就一位地球人普遍的饮酒量来说,你今晚已经喝超量了,Jim。”瓦肯人微微欠身举起了酒杯,“如果可以,请让我代饮。”


“Spock……”


“都给我打住!”老骨头从吧台里摸出一个杯子,他真是受够这些情侣了。


“一起喝!一个都别想跑!”


“我先带Chekov回去了。”


舰长看着Sulu拉着一个精神饱满的Chekov,突然觉得他这辈子可能只有这一次机会看到醉酒的俄罗斯人。


“所以Chekov……真的喝醉了?”


Sulu也懂舰长的好奇心,这场景实在难得一见。


“Pasha,说‘是圆的,不是方的’。”


“是圆的,不是方的。”


“他说了[raʊnd]!?没有卷舌头!”


“Interesting.”


“真的醉了!?那可是兑了一大瓶汤力水啊?俄罗斯人的酒量这么差吗?”


骨头不可思议地摇摇头,难道是那一杯威士忌的问题?


“Pasha只能喝纯酒,顶多放点冰,汤力水、干姜水这些都会让他产生醉意……”


现在Sulu终于知道他的熊是被什么放倒的了。


“抱歉……”老骨头说着塞了几片药过去,“这能缓解宿醉,回去让他吃下去,明天你那满嘴俄式英语的小家伙就会恢复如初了。”


“谢谢。”


“为什么你从来没给过我?”


“你需要宿醉来让你接受教训。”


“医生的观点是符合逻辑的。”


“No……”


 


 


“把药吃了然后好好睡一觉。”


Chekov举着水杯苦大仇深地皱着眉头,他今天喝了太多东西,现在感觉胃里很满。


“不然明天起来你就得喝生鸡蛋了。”


“天呐!”


卷发的年轻人立刻像被吓到一样将药片混着温水咽了下去。


Sulu帮他放平枕头掖好被子,对方却正望着天花板出神……


“你知道那种感觉吗?……有时很无措,有时很笨拙,那种宇宙中最闪耀的星星就在身边的感觉……”


睡眠终于将他笼罩,Chekov不知道想起什么呢喃着慢慢合上了眼睛。


而Sulu,他想起了舰桥上的每一天。


“再清楚不过了。”


那晚Chekov睡得很好,他隐约记得有人给了他一个温柔的晚安吻。


 


【END】


 


说明:


俄语和后面的诗出自1836年的俄国情诗,百度得之,下附:


《我爱你的眼睛,我的朋友》


 


诗/费奥多尔•丘特切夫


译/晴朗李寒


  


我爱你的眼睛,我的朋友,


它们闪烁着神奇火焰般的光芒,


当你突然把眼睛微微抬起


恰似天空中的闪电,


把周围的一切瞬间扫遍……


  


可它们拥有更强大的魅力:


当你俯首垂下眼帘


激情热吻的时刻,


从沮丧的睫毛间透出


暗淡的,忧郁的希望火焰。


  


* * * 


 


Люблю глазатвои, мой друг, 


С игрой иxпламенно-чудесной, 


Когда иxприподымешь вдруг 


И, словномолнией небесной, 


Окинешь беглоцелый круг... 


 


Но естьсильней очарованья: 


Глаза,потупленные ниц 


В минутыстрастного лобзанья, 


И сквозьопущенныx ресниц 


Угрюмый,тусклый огнь желанья. 


 




另外关于喝生鸡蛋缓解宿醉这个偏方……我也不知道有没有用!


 


“是圆的,不是方的。”


——超越星辰里和舰长的对话,那个卷着舌头的round太可爱了!


 


看到这里奖励个彩蛋!


 


Sulu:“Pasha你还记得昨晚发生了什么?”


Chekov:“竞速酒赢了开普(Cap)!”


Sulu:“别的呢?”


Chekov:“庆祝!……还有回房间睡觉?”


Chekov看着Sulu露出了遗憾的微笑追问道:“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


“More orless.”Sulu说着揉了揉那头睡乱的小卷毛。


就让他独占这段有趣的回忆一段时间吧。


Pasha撑着下巴望着Sulu去端早餐的背影微微一笑。


 


 


 



评论

热度(97)

  1. Seven一三 转载了此文字
    好甜😂